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如

认真读 潇洒走

 
 
 

日志

 
 

漫步杭州之四 ---- 钱王与岳王  

2016-12-02 14:23:36|  分类: 越地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日清晨,乘出租车至南山路东段的钱王祠。通往钱王祠的石板径道两边的草地上还依然挂着露珠,湖边一些中国大妈们在跳舞,年轻人在慢跑,游客闲适地漫步。空气湿漉漉的,湿润而清新。
漫步杭州之四 ---- 钱王与岳王 - 四如 - 四如
        钱王祠原称表忠观,始建于北宋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是后人为纪念吴越国钱王功绩而建造的。公元923年吴越国建立。钱氏一系的保境安民国策,为江浙地区的安定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古时,在统一战争中,每灭一国,或削平一个割据势力,都要经历或大或小的战争,不可避免地造成生命、经济、城镇的破坏和毁伤,然而,吴越国却采取了没有进行战争,自己献土归降的和平方式,完成了与中原王朝的归并统一。
        这座石牌坊上的横额上书王者襟度四个鎏金大字,应该说吴越钱氏是当得起这样的赞誉的。沿着石板甬道前行,穿过五座牌坊,一座红墙前矗立着一座钱王铁像。铁像身披盔甲,气宇轩昂,目光直视前方,不怒而自威,使人不由得从心底生出敬畏。
        正对着钱王祠的西湖边上,立着功德坊
漫步杭州之四 ---- 钱王与岳王 - 四如 - 四如
        走进钱王祠的大门,正对着气势宏大的五王殿。正殿、侧殿和两边的廊庑全部呈铁红色基调,给人以庄严肃穆之感。
漫步杭州之四 ---- 钱王与岳王 - 四如 - 四如
 
漫步杭州之四 ---- 钱王与岳王 - 四如 - 四如
        照片中的雕塑说的是吴越国王钱镠的故事,据说临水石镜乡(今临安市锦城)一户钱姓人家的夫人临产。伴随着一声男婴的啼哭,但见钱家满室红光,隐约闻兵甲人声。这家的男主人钱宽,那一年刚满18岁。初生得子原是喜事,但种种异象,令胆小的钱宽感到吉凶难料。再看一眼生下的婴儿,相貌十分丑陋,殊非吉相。钱宽心里害怕,不敢留下这个孩子。于是,他抱起婴儿就往井口走去,想把孩子投井。钱宽的举动,被一位阿婆发现了,她从钱宽手中抢下了这个婴儿。从此,这个小生命有了婆留” 的小名,从军后才有了大号钱镠。
        《新五代史》中还记载了豫章一个术士善于相人,见到当时还是里中无赖的钱镠大惊曰:此真贵人也!” 是否真的有这样的事姑且不论,反正中国史书中记载的帝王都有这样出生时的种种异象和神奇的经历,一句话:都不是凡人!
漫步杭州之四 ---- 钱王与岳王 - 四如 - 四如
        这五座塑像分别是吴越国第一位国王钱镠,以下按继承王位的顺序依次是:子钱元瓘、孙钱弘佐、孙钱弘倧、孙钱弘俶。钱镠死后传位于儿子钱元瓘,钱元瓘死后传位于钱镠之孙钱弘佐,从钱弘佐到钱弘倧、钱弘俶是兄弟相传,所以,吴越国传位经历三世五王。
        功臣堂内的壁画采用线描的手法,展现了西陵大战、擒董昌、大战狼山江、疏浚西湖、筑捍海塘、纳土归宋、陌上花开、兴筑罗城这八个重大历史事件,反映了钱氏三世五王的文治武功。 
        钱镠建立的吴越国立国七十二年,在五代十国中算是长命的小王朝。钱家三世五王一以贯之的国策是:
        第一, 善事中国(历史上都视中原地区建立的王朝为中国,不是现代意义的中国):由于地狭兵少,实力不足,因此吴越一直以效忠于中原王朝为主要策略。在唐亡之前,钱镠忠于唐朝,在朱温篡唐建梁以后,他又效忠于后梁,后唐灭梁以后,钱镠又向后唐上表称臣,凭此,吴越国有效地防御了周边割据势力对吴越国的侵扰。
        第二,发展经济、文化钱氏平息藩镇战乱,维护两浙安宁;礼贤下士,广罗人才;开拓杭州城郭,修筑海塘,疏浚湖浦,灌溉农桑,开拓海运,发展贸易,促进经济发展,使两浙安定繁荣。
        特别是他在统治区内兴修水利,修建钱塘江海堤和沿江的水闸,防止海水回灌,方便船只往来。世人奉之为"海龙王"。我记得有一个钱王射潮的故事,说因为海潮经常把修好的海堤冲垮,钱王就带领一万名弓箭手向潮水射箭,射退了海潮,海堤才建成,从此消除了钱塘江潮对杭州的危害。老百姓为了纪念钱王射潮的功劳,就把江边的海堤,叫做钱塘了。这当然是传说了,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明白射退海潮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样的传说只能说明了当地民众对于钱王的爱戴和感激。
漫步杭州之四 ---- 钱王与岳王 - 四如 - 四如        这张照片是钱王射潮的雕塑。
        钱氏的吴越国在五代时的南方诸政权中,是经济文化发展最快的地区。 五代时,南方九国之中,嗣主较为贤达者无逾钱氏,钱氏子孙间也曾发生过争夺王位的斗争,但都未酿成大乱,未带来重大损失,政权一直维持了稳定。  
        五王中最后嗣位的是钱弘俶。钱弘俶毕生崇信佛教,为吴越国王时,建造佛塔无数。他承继先王的国策,尊奉中原王朝。对中原诸王朝贡奉之勤,海内罕有其匹。974年,赵匡胤讨伐南唐,矛头直逼江南。钱弘俶拒绝了南唐后主李煜的求援请求,975年,出兵助宋灭南唐。978年一月,钱俶(因避宋讳,去弘俶之""字)祭别钱镠陵庙,上版籍于宋,纳土归降,吴越国亡。
        自秦至唐的一千多年中,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重心一直在北方。经过唐末藩镇割据、苛政暴敛及连年战乱和频繁的自然灾害(仅公元910 -- 953年的四十几年间,黄河决口及其他大水灾即达24次之多),北方社会经济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人口锐减。而与此同时,南方诸割据政权,即在相对稳定的社会政治环境中发展了生产,繁荣了长江三角洲为中心的东南地区。而钱氏一系"善事中国,保境安民"的基本国策指导下,大力发展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发展手工业、商贸业和文化事业,扩建杭州等中心城市,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努力,终于使吴越的经济和文化进入了五代诸分裂政权的前列,也使钱王成为这一重大转移的重要功臣和开拓者。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大繁荣始自钱王开创的吴越时期。     
漫步杭州之四 ---- 钱王与岳王 - 四如 - 四如
        站在白堤西望,宝石山巅矗立着保俶塔。吴越王钱俶当朝,深得民心,百姓虑其不永,筑塔于宝石山上以保之,塔名因此而得。可见钱氏在民间的口碑是极好的。钱氏功德浙江民众至今怀念。
        钱伟长、钱其琛、钱正英、钱三强、钱钟书等名士,均系钱氏之后。
        把目光放回到前一天的旅程游岳王庙,我并没有在人文荟萃孤山路那一篇里谈到岳王庙,就是游钱王祠以后对于两王事迹有了很深的感触,所以,把他们放到一起来谈。
        钱镠和岳飞两人都有王的名号,但是这两个王,一个是真真正正的一个地区国家的王,一个是死后追封的王。
漫步杭州之四 ---- 钱王与岳王 - 四如 - 四如
         岳王庙正殿内有岳飞坐姿彩色塑像,其上有岳飞草书"还我河山"巨型匾额。正殿两侧有庑殿,是用来祭祀岳飞的大将张宪、牛皋的。
         大殿右侧是岳飞墓,块石围砌, 墓碑刻有"宋岳鄂王墓"五个大字。墓旁是其子岳云墓。墓道两侧有明代放置的文武俑、石马、石虎和石羊。墓道阶下有铁铸秦桧、王氏、万俟卨(读如莫其谢)、张俊四跪像。 墓道前方照壁上,有明人洪珠所书"尽忠报国"四个大字。墓园内古柏森森,庄严肃穆。墓前一对望柱上刻有一副对联: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判伪真。墓阙后面两侧分列秦桧等4人的铸铁跪像,供人唾骂,遗臭万年。墓阙后重门旁有对联一副: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奸臣”。
漫步杭州之四 ---- 钱王与岳王 - 四如 - 四如
        阅读周作人的《苦茶随笔》时其中有岳飞与秦桧一篇谈到:据报载十三日(1935年)南京通讯,最近南京市政府呈请教育部通令查禁吕思勉著《自修适用白话本本国史》,因其第三编近古史下,持论大反常理,诋岳飞而推崇秦桧也。” 谁说民国时代舆论滋油,不禁言?不合时宜、不合官爷胃口的言论还是要禁的。
        民间了解岳飞多来自于《说岳全传》,每逢民族危难之时,人们就要抬出岳飞来鼓舞士气,激励气节。所以,岳飞的地位越抬越高。其实演义小说虚的成分太多,多与史实不符。比如民间话本和传说中牛皋擒完颜宗弼(演义小说中称之为金兀术)的情节,有气死兀术,笑死牛皋的说法,说牛皋抓住了老对手金兀术后骑在兀术身上大笑而亡,兀术则被气死。其实,完颜宗弼活得比牛皋长,不但没有被擒、战死,反而是寿终正寝。演义小说中有韩世忠在金山大战金兀术,梁红玉击鼓助战,最终大败金军的故事,其实,韩世忠不但没有大败金军,反而是被金军打得大败。《金史》载:宗弼渡江北还,韩世忠以舟师扼江口,韩世忠舟师强于宗弼军。宗弼至江宁,得到援军支援,连败宋兵,韩世忠再与宗弼战,舟师是宋军强项,但是,宗弼机智应对以火箭焚宋水军舟船,烟焰满江,世忠不能军,追被七十里,舟军歼焉,世忠仅能自免。
        与岳飞差不多同时代的大儒朱熹对岳飞评价亦不甚高,《朱子语类》说:建炎间勤王之师所过恣行掳掠,公私苦之。”“唐邓汝三州皆冠军取之,骎骎到南京,而诸将掳掠妇女之类不可言。朱子所说官军、王师就是张韩刘岳之徒的部属,并没有把岳家军排除在外,可见岳家军的军纪并不好。
        绍兴八年也就是金国的天眷元年(1138年),金国的挞懒、宗磐一派企图结交南宋以为外援,发展自己的势力。因此,力主和议,还执议以河南、陕西之地割赐宋。应该说这是与金议和的好时机。但是,岳飞以金人不可信为借口,力主北伐,闻知高宗不同意北伐,于是,一气之下回到庐山母墓旁守制,给皇帝撂挑子。高宗闻知岳飞辞职,即诏令鄂州军营将佐立刻敦请岳飞还军,命李若虚、王贵去庐山请岳飞还军,李若虚劝了岳飞六日,岳飞才答应受诏朝见,还军视事。皇帝派人劝了六日啊,完全是一副全不把皇帝放在眼里的骄兵悍将的嘴脸。这是岳飞与高宗矛盾开始加深的开始。朱熹评论说:“有才者又有毛病,然亦上面不能驾驭。”皇帝都不能驾驭,那还得了?
        绍兴十年1140年)五月,发动政变掌权的完颜宗弼废除对宋和议,讨伐南宋,初期金军攻城略地势如破竹,但是,后来在郾城、颍昌连吃几个败仗,岳飞大言:直抵黄龙府(现在的吉林农安),与诸君痛饮尔!” 这个岳飞还是个地理盲,当时金国都城在上京会宁府(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你去黄龙府干什么?还有岳飞的那首《满江红》中的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贺兰山在银川的西北,是西夏的地方,打金国跟西夏有何关系,怎么晕头转向的呢?
        应该说金军虽然暂时挫败,但元气未伤,军事上一直是金强宋弱,此时金、宋军事局势出现了暂时的平衡,宋军借此与金国议和是非常好的时机,但是岳飞被几个胜仗冲昏了头脑,不能审时度势,一意北伐,终罹于杀身之祸。
         在南宋无力灭金,金亦无力灭宋的情况下,议和是最好的办法,收复失地想法是好的,但是,北宋太宗、真宗两朝正值国力强盛时都未能收复幽云十六州,孱弱的南宋岂能轻易实现收复故地的目标,更别谈什么直抵黄龙府了。两国息兵,发展生产,恢复经济有什么不好?战争带来的最大破坏就是对于生产力的破坏,我们现在讲,人是生产力第一要素,战争会使无数年轻人丧生,那是国家的元气所在,农业社会人口就是国力,种田要靠年轻的劳动力,过去的史籍中多有战争中掠夺人口的记载,因为无论打仗还是农耕都需要劳动力。金宋议和可以使无数金宋两国的青年免于战死,为什么不能息战罢兵呢?收复故地是爱国,保护平民生命财产也是爱国嘛。
         赵翼《二十四史劄记》云:书生徒讲文理,不揣时势,未有不误人国家者。宋之南渡,秦桧主和议,以成偏安之局,当时议者无不以反颜事仇为桧罪,而后之力主恢复者,张德远(所谓的抗金名将张浚)一出而辄败,韩侂胄(南宋中期权臣,当政时崇岳飞、贬秦桧,力主"开禧北伐",北伐以惨败收场)再出而又败,卒之仍以和议保疆。以当时宋金双方的军事实力来看,北伐结果可能就是损失无数生命和资材,两败俱伤,无功而返。在没有真正灭金实力的时候能不能像越王勾践那样十年生聚,卧薪尝胆?那需要智慧和忍耐!
        岳飞对朝廷的忠诚、对收复失地的热诚及其人品是毋庸置疑的,大概是他在平定内乱和同金军的战争中从未遭遇败衄,因而自视甚高,连战连胜之后有些膨胀,使得他丧失了审时度势的理智。
         思勉著《自修适用白话本本国史》中说道:秦桧一定要跑回来,正是他爱国之处,始终坚持和议,是他有识力肯负责任之处。” 秦桧其人当政期间倾轧同僚,坏事做尽,他力主和议当受收到主战派的极力反对,被后世扣上了卖国贼、汉奸的帽子,被铸成铁像在岳飞墓道前跪了上千年,通过阅读《宋史》、《金史》、《大金国志》和一些古人笔记,我认为,无论秦桧出于什么目的,采用了何样手段,他在主和问题上是没有错的。秦桧是权臣、奸臣,但不是卖国贼。让他跪在岳飞墓道尽头是应为他陷害岳飞,而不是主和。
        金国杀主和派,南宋杀主战派,才达成了和议,可见追求和平是要死人的,和平来之不易。        
        反观那个演义小说的里的大反派金兀术(完颜宗弼)却是一个能够审时度势的聪明人。他在金国一直是主战派,曾率兵打到浙江,南宋朝的腹地,攻克明州(宁波)、越州(绍兴)等一些重要城市,搜山检海,必欲捉拿康王赵构(就是后来的高宗),军事才能极为卓越。发动政变杀掉主和派后的完颜宗弼,讨伐南宋,提出金宋东段边界以淮河为限。通过战争和谋略(利用宋廷的主和派势力)金宋边界如其所愿的划定,他的战略目标完全达到,完颜宗弼成为真正的胜者。宋金议和后,还是这个完颜宗弼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坚定的主和派,《大金国志》说:兀术临终,以坚守和好只说”。他知道金国实力尚不足以灭宋,所以,要珍惜和平。可见这是一个能够从战略角度看问题审时度势的人。
       宋金和议议定两国疆界,东以淮水中流,西以大散关(陕西宝鸡)西南为界。和议在政治上是屈辱的,但是,避免无休止的战争,对宋,对金的国家的稳定和安宁有一定的好处,可以保住江山,免于生灵涂炭。金宋之间二十年和平无战事,对于保全双方年轻人的生命,恢复、发展经济都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苏轼《表忠观记》评价钱氏与五代相终始,天下大乱,豪杰蜂起。方是时,以数州之地,盗名字者不可胜数。既覆其族,延及于无辜之民,罔有孓遗。而吴越地方千里,带甲百万,铸山煮海,象犀珠玉之富,甲于天下。然终不失臣节,贡献相望于道。是以其民至于老死,不识兵革。四时嬉游,歌鼓之声相闻,至于今不废。其有德于斯民甚厚。” 
        明代朱国桢评价:钱(氏)立国,置营田数千人于松江,辟土而耕,…民老死无他缠累,且完国归朝,不杀一人,则其功德大矣!”
       也许有人要说钱氏一系谁掌握了中原政权就效忠于谁是无耻的、没气节的三姓家奴,没法与岳飞相提并论。但是我认为,没有战争和死亡,没有经济、城镇大规模的破坏,这样的丰功伟绩远远大于穷兵黩武的莽夫。抛开个人的情操气节,从民生和社会经济的角度来讲,钱王显然要高于岳王。而且明于大势,肯于周旋是需要大智慧的。
        写这一篇很吃力,记不住很多的史实,因此,要查阅了很多的书,终于写完。
  评论这张
 
阅读(5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