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如

认真读 潇洒走

 
 
 

日志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2017-01-12 13:14:25|  分类: 越地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东湖出来,雨下得大了起来。乘出租车返回市区,去了鲁迅故里。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鲁迅故里所在的小街东边叫覆盆桥,西边叫做东昌坊口 ,周作人描述说:东昌坊口是一条东西街,南北两面都是房屋,路南的屋后是河,西首架桥曰都亭桥,东则曰张马桥,大抵东昌坊的区域便在此二桥之间。大抵二字说明那时没有明确的街区划分和门牌管理。
        私塾是我国古代社会一种开设于家庭、宗族或乡村内部的民间少年儿童教育机构。它是旧时私人所办的学校,以教授儒学为主要内容,是私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过去少年儿童读书启蒙的场所,除义学外,一般都在古代私塾教学。清代学塾发达,遍布城乡。以经费来源和举办者区分,一为富贵之家聘师在家教读子弟,称坐馆或家塾;二为地方(村镇)、宗族捐助钱财、学田,聘师设塾以教贫寒子弟,称村塾、族塾;三为塾师私人设馆收费教授生徒的,称门馆、教馆、学馆、书屋或私塾。这个三味书屋就属于第三类了。塾师多为落第秀才或老童生,学生入学年龄不限。五六岁至二十岁左右的都有,其中以十二三岁以下的居多,也就是现代小学阶段的学生。学生少则一二人,多则可达三四十人。
        私塾的教学方式大抵是年幼儿童先识"方块字",识至千字左右后,教读《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根据个人学习根底不同,也有直接教读"四书"的。教法大多为先教学生熟读背诵,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由教师逐句讲解。除读书背诵外,还有习字课,从塾师扶手润字开始,再描红,再写映本,进而临帖,那时的人们由于从小习字,所以都能写一手漂亮的字,现在很多学生电脑打字很快,但缺乏基础习字练习,写好字的越来越少见,即使是大学生很多也是写如同鬼画符的字。学童粗解字义后,则教以作对,为做诗做准备。"四书"读完后,即读"五经",兼读古文,如《古文观止》等,并开始学习作文。由于科举取士是走入仕途唯一途径,学塾很重视制艺科举文字(八股文)的习作,为科举考试作准备。私塾学规极严,订有严厉罚则,体罚为平常事。
        私塾产生于春秋时期,作为私学的一种,在漫长的古代社会,除秦朝曾短暂停废外,两千余年绵延不衰,作为人才培养的摇篮,它与官学相辅相成,并驾齐驱,共同传递中华传统文化,培养人才,贡献很大。或许有人说,私塾只敎四书五经,禁锢人的思想,是落后的产物。我要告诉你:私塾“不可以”与现在的学校比较,放在当时的历史时代,私塾就是在民间普及教育,传播文明的进步产物。呵呵~~,我也会用“不可以”三个字了,自从在东湖稷寿楼听那个女人用不可以三字逐客,我才感到这三个字音韵铿锵,气场强大,可以拒人千里之外,很有杀伐决断的气势。我的词汇库得到了丰富,真的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古之人不余欺也!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三味书屋就在小街东口刚一进去的南侧,是清末绍兴城里著名私塾。鲁迅12岁至17岁在这里求学。北边是一条小河,走过一座石板小桥就是了。一溜粉墙黛瓦,黑油竹丝台门。周家原来有大书房作为家塾,家族子弟大多先在自家家塾启蒙读书,但后来家世败落,没有了家塾,就只能到外边的学馆去读书了。
         这是鲁迅的塾师寿镜吾先生家的世居之地——寿家台门。寿镜吾(吾读无,不读五),名怀鉴,字镜吾,是一个学问渊博的宿儒。他品行端正,性格耿介,教书认真,一生厌恶功名,自考中秀才后便不再应试,终身以坐馆授徒为业。 鲁迅称赞他为本城中极方正、质朴、博学的人鲁迅对寿镜吾先生充满了真挚的爱戴和敬意,离开绍兴之后,与寿镜吾先生一直有书信往来。1906年鲁迅曾回绍兴,又去看望这位老师,给他讲外面的所见所闻。
         寿家台门由寿镜吾的祖父峰岚公于嘉庆年间购置,前临小河,架石桥以通,西有竹园,整幢建筑与周家老台门隔河相望,其中东厢房是三味书屋,寿镜吾老先生于此设馆教书。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进入三味书屋感受一下鲁迅当年读书的真实情境。靠墙的那张书桌就是当年鲁迅读书时的座位。屋内光线很暗,比较潮湿。鲁迅的书桌右角,至今还刻有一个约一寸见方的字,刀法简朴挺直,它是鲁迅幼年手刻的一件极为珍贵的木刻文物。据说有一天鲁迅上学迟到了,受到塾师的责备,他就用小刀刻下了这个方方正正的字,来提醒自己不要迟到。从此,他再也没有迟到过。
         一般对三味书屋的解释,都说是以三种味道来形象地比喻读《诗》、《书》、诸子百家等古籍的滋味,而寿镜吾老先生之孙寿宇先生在他写的文章中则是这么说的:我不止一次地从我祖父寿镜吾的口中,听到解释三味书屋的含义。祖父对三味书屋含义的解释是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寿镜吾老先生说:布衣就是老百姓,布衣暖就是甘当老百姓,不去当官做老爷;菜根香就是满足于粗茶淡饭,不羡慕、不向往于山珍海味的享受;诗书滋味长就是认真体会诗书的深奥内容,从而获得深长的滋味。据说,这是寿镜吾老先生的父亲寿韵樵亲手拟定的,要子孙认真体会,身体力行。
         我觉得今时的人们如果能有这番见解也很了不起的。
         出了三味书屋已是中午,于是,一直向西,每人先吃了一碗阳春面,然后,继续前行,来到了大名鼎鼎的咸亨酒店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左边的照片是此次新拍摄的,右边照片是2006年拍摄的。
         咸亨酒店的出名得益于鲁迅的小说《孔乙己》。现在的咸亨酒店是近年重新翻修过的,门前站立的孔乙己还是那个孔乙己,瘦削的身材(如果放到现在,那是人人追求的身材),褴褛的衣衫,一脸的苦B相。但是,重新翻修后的店铺少了古朴,多了豪华。
         走进店门正如《孔乙己》中描述的那样: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我和太太慢慢地踱了进去,记着绝对不能显出猴急的样子。买酒的规矩已经和鲁迅描写的当年模样不同了,要先到收银台买预付卡,然后刷卡消费。我本想找一些一元硬币像孔乙己那样一元一元地排出买预付卡的钱,但是一百多元,排到什么时候呀,我怕遭收银员的白眼,只好放弃装逼的打算,老老实实地拿出一百元纸钞买了卡。
         我和太太选了一张桌坐下,让服务员刷了卡,选了豆腐干、茴香豆和烫热的两碗太雕,端到桌上像小说中的长衫客那样慢慢地坐着喝。我想起了鲁迅在他的小说《在酒楼上》中的描写:返回家乡的游子闲极无聊,到街里闲逛,走到一家熟识的小酒楼,边上楼边对跟在身后的堂倌说:一斤绍酒。——菜?十个油豆腐,辣酱要多。十个油豆腐就够了,不必满桌肴馔,这才是真正的喝酒。这样的描写太勾人酒瘾了,来到绍兴后这几句话总在我脑海里萦绕不去。酒要尝,油豆腐也要尝。可惜的是原来店外东侧的那个专卖油炸臭豆腐的窗口没有了。我记得2006年来绍兴时,大街小巷到处都飘散着油炸臭豆腐的油烟和味道,是不是整治环境给整没了?我觉得油炸臭豆腐是咸亨酒店记忆的一部分,还是应该保留的。
        不过这太雕早已不是鲁迅笔下的每碗十文了,要24元一碗。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绍兴黄酒风格形成于北魏,兴于唐代,风格定型于宋代,盛行于明清。古时候绍兴人家有孩子出生,家里就要酿上几坛好酒,请师父在酒坛上画上花好月圆,吉祥如意等文字图案,然后泥封窖藏,待儿女长大成婚之日,拿出来款待宾客。如果生女儿,这酒就叫女儿红,生男孩就叫状元红
        烫热的太雕入口有一股冲劲,淌入喉咙后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我感到文字的枯竭,那奇妙的感觉只有亲口品尝才能体会。太太平时不喝酒,尝了尝烫热的太雕感觉不错,连连称赞。鲁迅在小说《孔乙己》中说过那个曲尺形柜台下面放着酒坛,伙计经常要给客人的酒中掺水,现在酒卖到24元一碗,大概不会掺水了吧?
        在酒店中小坐,品完太雕又转头踱回了小街。一条青石板路两边有鲁迅祖居、鲁迅故居、百草园、鲁迅纪念馆坐落其间,一条小河从鲁迅故居门前流过,乌篷船在河上飘荡,此情此景不能不让人想起鲁迅作品中的一些场景。读着课本游绍兴这句广告用语太贴切了。走进一个个景点真有穿越到鲁迅小说那个年代的感觉。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左边照片是祖居大门,右边照片是德寿堂。 整个祖居是中轴线分东西两厢房的传统格局。
         第二进厅堂正上方与周家各台门一样高悬一块德寿堂大匾,匾下挂松鹤图大堂画一幅,并配对联一副:品节详明德性坚定,事理通达心气和平。两旁柱子上有楹联二副:虚能引和静能生悟,仰以察古俯以观今”,“持其志无暴其气,敏于事而慎于言”。这样的厅堂无论苏州的周庄,还是乌镇,布局、摆设都差不多,一看便有熟识的感觉。
         第三进香火堂是周氏族人祭祖和办丧事的场所。香火堂中间挂有一张周氏先祖的神像。这一进有一些辅助陈列,内容分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为周氏房族兴衰。展览通过大量的实物和照片,展示了周氏(鲁迅)家史,揭示绍兴周氏发展、衍变、式微的轨迹,重点介绍鲁迅祖父周福清、祖母蒋氏、父亲周伯宜、母亲鲁瑞、元配夫人朱安等直系亲属的生平事略,及他们对鲁迅一生产生的深刻影响。第二部分鲁迅与周作人和第三部分鲁迅与周建人同样以图片为主,实物为辅的陈列方式,展示鲁迅与周作人、周建人的关系。周作人部分,突出其日本留学时期与鲁迅的关系及五四新文学运动中的功绩。周建人部分,则重点介绍鲁迅对其的关怀、培养,及其成为一个民主革命家的历程。
        这个周作人与鲁迅齐名,都是当时文坛的巨匠,但是,周作人是个意志软弱、贪图享受的人,政治上极为糊涂,又很怕他的日本老婆,后来,做了南京伪政府的伪官,声名有玷,其实,他只是挂名而已,并没有像其他汉奸那样做很多坏事,可总是被日本人和汪伪政权利用了他的名气。解放后,人民政府并没有难为他,周作人自己在致曹聚仁的一封信中也曾说过:政府对于弟是够优厚的了,六O年冬天因了友人的指示,曾向中央一委员诉说,于是人民文学社派人来说,每月须用若干。事实上同顾颉刚一样,需要五百一月,但是不好要得太多,所以只说四百。以后照数付给。… …因为负担太重太多,所以支出太巨。每月政府补贴给他四百元,这在当时已是相当的高了,按照当时的行政级别已相当于部长一级的月工资了。
         鲁迅祖居的第四进称为座楼,是周氏家族主要的生活区,现在布置为小姐的书房、绣房、闺房和沐浴房。当时,由于子孙的繁衍、房族的扩充,祖居的房屋已不敷使用。所以周氏家族在清朝嘉庆年间又购置了两个台门,即过桥台门和新台门,从第九世开始,周家开始分家,长子住新台门,二儿子住过桥台门,小儿子和父母住老台门。鲁迅1881年9月25日出生于新台门,也就是现在景区里的鲁迅故居,
         出了周家祖居的大门向西不远便是鲁迅故居,位于东昌坊口新台门内。 如今标为鲁迅故居的周家新台门,当年其实由周氏家族兴、立、诚、礼、义、信共六房聚族而居。鲁迅家是其中的房。 
         故居原为两进,前面一进已非原貌,周家的三间平房已被拆除。后面一进是五间二层楼房,东首楼下小堂前,是吃饭、会客之处;鲁迅母亲的房间,鲁迅祖母的卧室、鲁迅诞生的房间都在楼下。楼后隔一天井,是灶间和堆放杂物的三间平房。鲁迅故居后园是大家所熟知的百草园,原是周家与各房共有的菜园,面积差不多三亩地,童年时代的鲁迅常在这里玩耍。
         《鲁迅的家世》中记载:覆盆桥房最有钱的时候,三个台门共有三千多亩田和几爿当,其实老台门和房的田产还不止这个数字,后来虽然经太平天国长毛动乱的冲击,和房仍是十分富有。但和房到第十世时,没有儿子,根据小绝长顶的族规,便向智房要了一个,承继下去,这就是鲁迅曾祖父的幼弟,以后被统称为十五老爷的周以坶。在覆盆桥周氏中,惟独和房单丁独传,因此资产集中,最为富有。鲁迅家虽与老台门的和房辈份相去甚远,但血统却是很近的。鲁迅祖父周介孚出狱后,常到老台门找这位亲胞叔谈天。周作人的《知堂回想录》对周介孚其人谈了很多,很有意思。         
         楼上东首一间是鲁迅的原配夫人朱安的卧室。朱安一直活到1947年,她是绍兴城内丁家弄人,是个旧式妇女,缠足,思想比较传统保守,与鲁迅在思想、情趣、文化爱好等方面都相去甚远。1906年夏,正在日本留学的鲁迅,奉母亲之命回绍结婚。鲁迅对朱安无爱情可言,他说:这是一件母亲送给我的礼物,我只能好好地供养她。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婚后没几天,他便又回到日本东京。从此,鲁迅和朱安做了一生的挂名夫妻。朱安嫁到周家后,一直与鲁迅的母亲生活在一起,侍奉婆婆一辈子。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鲁迅的祖母蒋氏给鲁迅讲了很多有趣而又生动的故事,在少年鲁迅的心目中留下了极为美好的印象。后来鲁迅在《狗··鼠》写到祖母给他讲的猫是老虎的老师的故事,又在《论雷锋塔的倒掉》一文中提到当年祖母给他讲的白蛇娘娘的故事。鲁迅祖居院中的这组铜雕像就生动地再现了当年鲁迅听祖母讲故事的情景。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百草园的名称虽雅,但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菜园,它为新台门周氏族人所共有,面积三亩地多一点。平时种一些瓜菜,秋后用来晒稻谷。园子为了游客参观整治的已经不像一个菜园了,全然没了鲁迅笔下的自然生动之趣。童年鲁迅经常和小伙伴们来到百草园中玩耍嬉戏,捉蟋蟀,玩斑蝥,采桑椹,摘覆盆子,拔何首乌。夏天在树荫下乘凉,冬天在雪地里捕鸟。关于百草园的详细情状,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文中作了非常形象生动的描述: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 …”
        我喜欢的是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说到的好奇, "不知从那里听来的,东方朔也很渊博,他认识一种虫,名曰怪哉,冤气所化,用酒一浇,就消释了。我很想详细地知道这故事。"于是鲁迅便去请教先生,却碰了钉子,看到这里似乎寿镜吾老先生还是有一些古板的。《儒林外史》中马二先生很认真地说过:当今天子重文章,足下何须论汉唐?马二先生不是那种之乎者也的假道学,是真有些呆气的,是一个率真之人。可是,寿镜吾老先生又经常摇头晃脑、抑扬顿挫地诵读: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坐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可见老先生也是读闲书的,不是马二先生那样除了圣贤书,其他书一概不碰的真呆子。
         我也有极强的好奇心,愈老愈甚,遇到不明白的事情和新知识,总要查出出处,我买来的一些书至今无暇完整阅读,有的只为查阅某个事件和某个词条,因为“百度”搜来的东西我是不大信得过的,我好奇,但不八卦。 
        东昌坊口的街头市面,熙熙攘攘,造了座周建人说的"穿西装,带毡帽"的不伦不类的新的"鲁迅纪念馆" ,不过我看那建筑不像周建人说的那么不堪。
        凡事总要有自己的判断,过于相信百度搜来的东西,往往是要上恶当的,在现在这个自媒体时代,博客、微信里流传的都是些不靠谱的东西,狗咬人的新闻没人看,人咬狗的新闻才会引来围观和点击率,哦,现在还有了狗粮打赏。越是离经叛道不靠谱的东西,越能吸引猎奇的人点击,那些东西因此总是排在百度的最前面,传播着一些恶毒的谣言和无稽的知识。真正靠得住的东西不吸引眼球反而沉底。如果你认为自己找到了可靠的信息来源,那就大错特错了。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鲁迅纪念馆里的展览大多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内容,没有了新鲜感。但是一些展品还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右边这组蜡像是鲁迅在日本求学时和他的老师藤野先生在一起时的样子,制作水准要比那些反应旧时民俗、婚俗的群体蜡像好很多。人物的衣饰发式都带有那个时代的特征,尤其是鲁迅,身着学生装,身姿英挺,大概就是现在常说的所谓民国范儿吧?建国六十几年人们的寿命延长了一倍,身形胖大了不少,相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总感觉那个时代的人都很消瘦,颧骨都很高,看上去总是怪怪的,与现在的人在外貌上似乎都有着很大的差别。现在一些电视剧中演员所演的民国人物总是不大像。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鲁迅家的宅子后来卖给了朱阆仙家,朱家对周家部分老宅进行了翻修改建,形成了花园台门建筑群,又称老磐庐。这两张照片就是朱家台门的部分有特点的建筑。
         朱家台门靠街的门斗改建成了一个卖纪念品和特色土特产品的店铺,我和太太从那里路过时,商品柜台后一个中年妇女正在用绍兴音调的普通话叫卖:“维香豆,维香豆,好呲的维香豆!(茴香豆,好吃的茴香豆”当时来来往往的游客很多,竟没有一人走到她的柜台前哪怕是张望一下,大概是感到生意难做,那个中年妇女发出了屋油~~~(大概是哎呦吧)的感叹声,我觉得很好笑。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鲁迅小说集《呐喊》、《彷徨》中二十多篇小说中大部分都有绍兴的影子,无疑绍兴是他创作灵感的源泉。走到塔子桥头这个地方,这里有两处鲁迅小说里提到的地方,坐东朝西的土谷祠和斜对面的长庆寺。
         土谷祠不大,里面供奉的也只有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土地神一般都是本地传说中的英雄模范人物或道德高尚之士,死后受到地府的表彰,于是就被委派去做了保佑一方平安的土地神,《聊斋志异》中就有不少某某人积德行善,死后做了本地土地神的事迹记载。土地神是归属城隍管理的职位较低的小神,是道教城隍信仰的一种,土地神的庙一般都不大,规模远不能与城隍庙相比。旧时除农历四月十四日土地神生日和冬至节有香火外,平时十分冷落。与土地神常年作伴的,是无家可归的游民和乞丐。而阿Q(记得上学学到《阿Q正传》时,老师讲过,Q在这里不按Q念,而是读作贵)就是经常借土谷祠栖身的一个。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渌水亭杂识》说:建置官署,必立土谷祠。” 土谷祠就是土地庙,土,指土地神,谷,指五谷神。这是土谷祠大门和祠内供奉的土地神两公婆,都是慈眉善目的,很亲民的样子。不知是什么原因,进入这土谷祠就感到亲切,大概是因为自己有阿Q这个熟人住在里面吧。
        鲁迅曾经给好友郁达夫讲过一个段子:一个老和尚垂死之际,有一桩遗憾使他死难瞑目,就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女人的身体。弟子们只好花钱雇了一个妓女送到病塌前,老和尚一看,说:哦,原来跟尼姑的一样。这才放心西登极乐。想不到鲁迅先生竟然也是讲黄段子的高手,据说郁达夫听完段子出了鲁迅家门一路狂笑至家,翻遍书籍也没有找到语出何典。那些黄段子都出于民间段子手,哪本书会记得这样的段子?看来郁达夫也是很有些呆气。
读着课本游绍兴之四  ---  鲁迅故里 - 四如 - 四如
          鲁迅在他的小说中说:因为他是周家这一房的长男,父亲怕他养不大,不到一岁,便领到长庆寺里去,拜了一个和尚为师了。还得了一个法名——长庚。
          长庆寺很小,也有大雄宝殿和观音殿,但都小模小样的,如果不是鲁迅小说中提到,感到好奇,实在没有去看的必要。
        要走出的时候,看到一个简陋的客堂,一张电镀折叠桌腿的圆桌边(没有大庙中的那些雕花的红木家具),一个满面油光的和尚陪着女施主坐在桌旁边闲聊,边看电视,想必是接洽斋醮、超度之类法事的吧。那个和尚想必是负责联系斋醮、超度业务的业务经理了。记得去杭州灵隐寺时,大雄宝殿前的西偏殿有一个摆放了沙发的客堂,我正要进去看看,却听旁人说道:这里不花钱是不让进的。我向室内看去,门边站了一个满脸酒色财气的和尚把门,几个俗家打扮的男女虽坐在沙发上,但没有一个葛优躺的,全都是正襟危坐,屁股只坐了沙发的边沿,一脸肃然。大概也是花钱请和尚替亡人超度。
         和尚无家无室,不能做官,所以,在钱上是极贪婪的。做场法事,和尚们又有肉吃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