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如

认真读 潇洒走

 
 
 

日志

 
 

废都人文一瞥  

2016-06-14 07:51:34|  分类: 吴地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13日,早晨八时许出门,走了很远才找到一家代售火车票的店,买了南京南站到上海站的高铁车票。本来我是想去武汉,赏玩一下那里九头鸟的风土,但是,老婆执意要去上海看“阿拉”,没办法,我妥协了。
         然后,沿路走去,因为南京城市较大,又对道路不熟,所以,想乘出租车去伪总统府游览,走走停停,走了很久也打不到车,南京又不像苏州的老城区街道多是正南正北,南京的马路很狭窄,又多斜路歪道,容易转向,出租车也少。直走到腿软才打听到去伪总统府的公交线路。
         路上见到房地产商打出的广告,说是现在南京市区房价已破每平方米13,000元的价位,让大家抓紧购买。看了这个广告不禁唏嘘,还是二三线城市好,房价真便宜!北京界内即使是偏远的地方房价都没有低于2万元的,城区每平方米低于13,000元,想都别想,南京是一个废都,不再担负首都功能,占了大便宜。
         我记得曾经在北京火车站乘938路公交车去香河,车下发小广告的说乘938路向东,距CBD一站地的商品房只有1万多一平米,我当时就怀疑:北京界内没有这么低的房价呀?车行几十分钟一站就到了河北香河高速路出口,发小广告的真的没有说谎呀,确实是CBD往东一站地,可这一站地就是20多公里,已经到河北香河了!唉~~~,又意识流了。
        在南京乘过几次公交车,感觉公交车司机对于外地人普遍不够友善,问他路,他偏偏不说普通话,年纪轻轻岂能不会讲普通话?他故意要用含混不清的当地土话回答你,看你的眼神也是几分哀怨、几分不忿,一副《红楼梦》贾府里面的姨娘被克扣了月例银子的怨妇模样,那小眼神真让人看了心碎。
         据说一些地方的人听你讲普通话,就会认为你是北京人,认为北京是花全国的钱建的,好像北京人欠了全国人民的钱似的。其实,北京一年的财政净收入相当于广西那样一个中等省,根本不会花别的省市的钱,反而每年都会通过财政转移支付拿大量的钱去支援外地贫困省市,北京不但不是财政转移支付的输入城市,反而是财政支援贫困省市名列前茅的城市。首都花全国的钱那是过去农业社会王朝的都城,现在的工业化、信息化社会,北京完全是一个自给有余的城市,那种北京是花全国的钱建的说法不知是如何来的,真是莫名其妙!奥运会为什么会在北京举办?一是北京的整体能力,二是北京的财力,除了增建一些体育场馆用了少量的中央财政的钱,其余修建奥运村、扩建马路、城市改造都是北京自负,二三线城市根本没有这个能力。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伪总统府外景。这道悬挂“天下为公”牌匾的应该是二道门吧?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这里曾经是两江总督衙门。清代官员漂亮的顶戴袍服和官靴。我感觉比形同敛服的所谓汉服漂亮。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墙上的花窗,地上的山石、草木小品,非常喜欢。太平天国的天王宝座,虽然是有样学样,但是比起北京故宫博物院太和殿的皇帝宝座毕竟在气势上差的太远。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办公大楼门口,感觉较局促,不大气。伪总统府既有中国古代传统的江南园林,也有近代西风东渐时期的建筑遗存,感觉建筑形式很驳杂。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左为蒋介石、李宗仁、宋美龄、郭德洁等蜡像。右为1948年国民政府总统副总统就任摄影留念。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悬挂在休息室墙上的“推心置腹”横幅。
        伪总统府2011年来过,已经没了新鲜感。参观当年国民政府办公楼时,在会议室旁的休息室看到一幅横幅,上书“推心置腹”,不禁哑然失笑,鲁迅先生诗曰“大家去谒灵,强盗装正经;静默三分钟,各自想拳经”,这才像话嘛。国民党从来都是勾心斗角,何曾开诚布公推心置腹?蜗居于小岛已是可怜,现在面临大选还是相互算计,推心置腹从不曾做到,徒留笑柄而已。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东跨院还有晚清、民初的民俗文化展。照片很有意思,左为官绅与妻妾的合影,虽然三人或翎顶辉煌,或遍体绫罗,但是看上去像僵尸,居室里悬挂这样的照片很吓人的。右边是清代格格和民初时髦女学生的照片,给人以反差极大的感觉。
         现在格格这个称呼在电视剧中滥用,把满洲旗人家的女孩都称为格格,这是不对的。《清稗类钞》称:“亲王之女称郡主,郡王及贝子、贝勒、辅国公之女称县主。然除公主外,虽有郡主、县主资格,如未奉有正式封号者,皆统称格格。大抵称格格者,以次女以下之处子为多。若其长女,未得正式之封号者亦罕。”  
          出了伪总统府打车直奔夫子庙。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夫子庙大门外。夫子庙的商业街。夫子庙老街。民间艺术大观园没什么可观。去夫子庙就是为了品尝夫子庙有名的小吃,于是便找啊找,一些装修过时的店里人满为患,终于走到一个装修得很华美的美食城,店堂非常干净、漂亮。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店面和售卖小吃的明档。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走进去,先买了那种预付消费卡,然后去各个档口挑选自己中意的小吃。挑了鸭血粉丝汤、鸡汤回卤干、盐水鸭、红豆圆子、蟹黄灌汤包等几样,蟹黄灌汤包个头不大却卖到20元一只,味道倒也真鲜美。两位老人家这回在吃东西之前总算没有忘记拍照,也炫一次食吧!
        后来我才明白,那些装修较差,但是食客盈门的是本地人熟知的真正好吃的老店,而那些装修华美,食客不多,就餐环境很好的是专门做外地游客生意的,味道不够地道,价格也略贵,本地人一般是不去的。
         吃完饭先去看了孔庙,南京孔庙远没有北京孔庙、曲阜孔庙的宏大气势,建筑小模小样的,感觉比衢州的南宗孔庙还有不如。当年明成祖迁都北京,南京实际成为陪都,也设了吏户礼兵刑工六部等一套完整的机构(比北京六部低半格),也有孔庙、国子监,但是感觉所有建筑都比北京的小了一号。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小模小样的孔庙大门、大成殿,这是孔庙的主体建筑。孔子门下闲人特别多,甬道两边都是孔门闲人。号称“东南第一学”的国子监,小门楼挺憋屈。
        在夫子庙内看到一些年轻人高耸了臀部去拜那孔子像,怪哉,孔子是春秋时代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又不是什么神祗,怎么也会有跪拜的宗教仪式?我是从不相信什么祭神如神在的。衢州东岳庙里面东岳大帝的《回生宝训》说得好:
         天地无私,神明鉴查;不为祭享而降福,不为失礼而降祸。
         道理说的何等直白,神祗除了邪神,多是聪明正直之神,怎么可能因为受了你的一些贡品而降福于你,庇护你所行恶事?又怎么会因为你从不供奉神灵或一些对神灵的失礼不敬而降祸于你?这番道理俞樾的《右台仙馆笔记》中也屡屡谈到。东岳大帝的《回生宝训》是我唯一相信的宗教神灵说的话,实际上,所有宗教神灵们说的话全都是人世间众生对于别人的劝诫,神灵不过是充当了代言人。但是,中国人就是改不掉小恩小惠,行贿买通的坏习惯。而且一些人连最起码的宗教常识都不懂,只知大眼朝天的跪拜,我去过几次雍和宫,那里香火的旺盛几乎没有哪个寺庙可比,但是,遇到刮风的天气,雍和宫就会以防火、保护文物的名义禁止信众焚烧香烛,很多二货磕几个头,把香放在供案上就离去了。要知道神鬼是通过燃香的香烟与人界沟通的,你的祭拜、供奉都要通过香烟来通达神鬼,如果没有燃香,如何把你的祭拜和供奉送达神鬼?
         至于为什么神鬼与人界要依靠香烟来沟通的道理,我只知要这样做,具体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不大明白。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走出孔庙、国子监又去江南贡院看了看,进门的一小片空地上正在搞什么 讲座之类的东西,坐了一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些听 众。走近一看,原来是在搞一个名为《血榜》的新书发行推介活动,自然少不了一些人无耻吹捧肉麻的讲话场面,司空见惯就不新鲜了。当然发言的人也按照现在时髦的做法厚古薄今发了一番议论,把现在的体制黑上一下,大体是说过去的考场管理是多么严格,很少作弊,现在考场弊案是多么的多。古人考试作弊少吗?看看古人的作弊神器吧:考题全部用蝇头小楷写在了布袜上面,古人考试作弊的智慧也很了得嘛!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秦淮河贡院码头,风景绝佳。江南贡院考出的大人物---林则徐。
        这江南贡院据说最早建于南宋孝宗乾道年间,直至1905年袁世凯、张之洞奏请立停科举,此处建筑的功用才算停止。几百年来不断增建,遂成现今的规模。不巧的是我们去时正赶上考场建筑正在维修,只有靠秦淮河码头的部分开放。唐伯虎、郑板桥、文天祥、吴敬梓、袁枚、林则徐、施耐庵、方苞、邓廷桢、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陈独秀等历史名人均为江南贡院的考生或考官,可谓群英荟萃。如今这些历史人物的塑像都矗立于贡院临秦淮河的岸边。
         出了贡院信步走去,一路欣赏着秦淮河畔的秀美风光。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秀美的秦淮河风光依旧,只是没了当年的秦淮十艳和夜夜笙歌。飞檐翘角的江南建筑。乌衣巷口夕阳斜,很有故事的地方。乌衣巷口的“咸亨酒店”,过于华美,反而不伦不类。
废都人文一瞥 - 四如 - 四如
        魁星鎏金塑像,富丽的很,就是略显俗气。
        这一天游览了两处主要的南京人文景观,真想不明白当初孙中山为什么要选南京做首都,唐代刘禹锡诗曰:“王浚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随着东吴灭亡那里就已无王气,此后那里建立的都是短命的王朝,作为首都显然很不适合,而且那个地方谁来谁屠,南北朝时北齐叛将侯景屠过,清政府扫灭太平天国时湘军破城屠过,日本鬼子占领南京又要屠,没有哪个城市被屠过那么多次。难怪国民党建都南京仅仅维持了22年就失败了,难道真是命数使然?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