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如

认真读 潇洒走

 
 
 

日志

 
 

走进古代文化之二:甲骨文记忆  

2016-06-16 07:55:07|  分类: 四如谈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国家图书馆的“甲骨文记忆”展厅,如同走进一个远古文明积淀的宝库。
        清光绪25年(公元1899年)秋,居住在北京的清廷国子监祭酒(相当于中央教育机构的最高长官)的王懿荣得了疟疾,派人到宣武门外菜市口的达仁堂中药店买回一剂中药,王懿荣无意中看到其中的一味叫龙骨的药品上面刻划着一些符号。龙骨是古代脊椎动物的骨骼,在这种几十万年前的骨头上怎会有刻划的符号呢?这不禁引起他的好奇。对古代金石文字素有研究的王懿荣便仔细端详起来,觉得这不是一般的刻痕,很像古代文字,但其形状又非籀(大篆,籀音咒,时先秦时代在秦国使用的文字)非篆(小篆)。为了找到更多的龙骨作深入研究,他派人赶到达仁堂,以每片二两银子的高价,把药店所有刻有符号的龙骨全部买下,后来又通过古董商范维卿等人进行搜购,累计共收集了1500多片。
 走进古代文化之二:甲骨文记忆 - 四如 - 四如
        右图是指甲盖大的一块甲骨,我原以为刻有文字符号的甲骨都会有手掌大小,但是展厅里展出的甲骨却都只有一元硬币大小,令人不解和失望。
        王懿荣对这批龙骨进行仔细研究分析后认为,它们并非什么“龙”骨,而是几千年前的龟甲和兽骨。他从甲骨上的刻划痕迹逐渐辨识出“雨”、“日”、“月”、 “山”、“水”等字,后又找出商代几位国王的名字。由此肯定这是刻划在兽骨上的古代文字,从此这些刻有古代文字的甲骨在社会各界引起了轰动,文人学士和古董商人竞相搜求。 
        曾有人对王懿荣从中药中发现带字龙骨之说提出质疑,认为王懿荣在他的有关著述中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并认为王懿荣吃的龙骨在药店已加工成细粒,看不出刻痕文字来的,而且当时菜市口一带并没有达仁堂药店。对此,后来研究甲骨文的学者周绍良说,当时龙骨在中药店都是成块、成片出售的,直到三十年代他到中药店买龙骨还是这样。至于达仁堂药店当时确实不在菜市口,但菜市口有家著名的西鹤年堂中药店,当时的人很迷信西鹤年堂,买中药都要去西鹤年堂药店,这应该是当时传说甲骨文发现的经过是出现了讹误,这不足为奇。
        很多事情在传播中经过传播者的添油加醋不是都离事情的原样相去甚远了吗?我记得有一个笑话,说是有一个农夫知道他的老婆很爱传话,他为了印证一下是否真的如此,于是就在一天早晨不起床下地干活,他的老婆感到很奇怪,于是,便问农夫:你每天不是很早就下地干活吗,怎么今天太阳升起老高还不起床呢?农夫说:你千万不要告诉邻居,我夜里生了一只蛋,所以,要卧床休养。太神奇了!农夫的老婆到水井打水时实在憋不住了,就对遇到的人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家那口子夜里生了两只蛋哎。于是,这个新闻就在长舌妇之间流传开来,到了中午,很多人都知道那个农夫生了一百只蛋。呵呵~~~,现在很多事情经过网络传播不是也都改变了本来面目吗。
 走进古代文化之二:甲骨文记忆 - 四如 - 四如       左为被称为甲骨文之父的王懿荣,右为刘鹗。
        甲骨是如何进入药店的呢,在甲骨文还未确认以前,河南省安阳市小屯村的农民在耕作时就不断在农田里挖刨出古代甲骨。据说把甲骨当做药材到中药铺去卖的第一个人是一位叫李成的剃头匠。一次他害上一身脓疮,没钱去求医购药,就把这些甲骨碾成粉敷到脓疮上,想不到流出的脓水被骨粉给吸干了,而且发现骨粉还有止血的功效。从此他就把它们收集起来,说成是龙骨,卖到了中药店。 
        经过许多学者专家考证研究,所谓龙骨其实是商代占卜用的工具。人们在占卜之前,先把龟甲和牛肩胛骨锯削整齐,然后在甲骨的背面钻出各种形状的图形符号,占卜时,先把要问的事情向鬼神祷告述说清楚,接着用用火烘烤烧灼,在甲骨的相应部位便显示出裂纹来。于是,占卜者根据裂纹的长短、粗细、曲直、隐显,来判断事情的吉凶、成败。占卜后,便用刀子把占卜的内容和结果刻在卜兆的近处,这就是卜辞。刻有卜辞的甲骨被当做档案资料妥善收藏,遂得流传于后世。甲骨文发现的故事,后来被人们称为“一片甲骨惊世界”的奇迹,在中国和世界考古史上写下了带有传奇性的篇章。
         王懿荣对西周春秋时的青铜铭文非常熟悉,通过对“龙骨”上的文字与金文完全不一样对比研究,肯定了那些符号是周以前的文字遗存。於是他将《尚书》中记载的“惟殷先人,有典有册”与之联系起来,认为应该是殷商时期的文字。王懿荣因此成为最早发现甲骨文的学者。

        甲骨文的研究和流传
        此后,甲骨文在研究、流传、保存中发生了很多故事。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王懿荣自杀。所藏甲骨大部流入金石学家刘鹗之手。刘鹗,字铁云,是王懿荣的好友,曾参与甲骨辨识的工作。1903年,刘鹗选拓1058片龟板,印成《铁云藏龟》一书出版。这是有关甲骨文的第一部著录之作,对后世的甲骨文研究有很大影响。此後,甲骨学逐渐成了新兴起的国际性显学。
        孙诒让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朴学大师。孙诒让的古文字研究主要在金文方面,对于甲骨文的涉猎很晚,但他是甲骨文研究的先驱,其研究成果不容忽视。
        孙诒让正是在获得《铁云藏龟》之后,穷尽两个月时间写成《契文举例》,才“略通其文字”。由此可知孙氏是历史上研究甲骨文的第一人,其开创之功是非常显然的。。他在光绪甲辰(1904)十一月所书《契文举例叙》中毫不掩饰兴奋之情,对于甲骨文的辨识进行了论述。
        孙诒让的甲骨文研究主要反映在他的《契文举例》和《名原》两部著作中。孙诒让对于金文可以说是非常熟悉的,眼光也很敏锐。《名原》的大多数的讨论都是先举金文,然后再通过偏旁分析和文字形体的类比而涉及甲骨文字。各篇凡涉及对甲骨文字的考释,大多数与《契文举例》是一致的,但也有新的考释,有些地方还修正了《契文举例》中的失误。
        此后,孙诒让著作手稿流传,引来了更多学者的关注和研究。出现了罗振玉、王国维等一些甲骨文研究的学者。

     王国维的研究成果
  1910年,刘铁云发配新疆死后,他所珍藏的1000片左右甲骨,被上海滩的冒险家哈同的老婆——罗迦陵(中法混血杂胡,曾做过低等妓女,后被重口味的哈同娶为妻)买了去。
  哈同靠贩卖鸦片投机获利成为上海十里洋场的富翁,他们夫妇俩深知这批甲骨是中国之国宝,买到手后,就将其托付给自己的总管家姬佛陀保管。姬佛陀平素也舞文弄墨,冒充风雅,他见了这批甲骨珍宝,也很想在上面搞出点名堂而扬名天下,无奈才疏学浅,费了大力还是一事无成。这时他就想了个主意,以哈同办的私人大学的名义招聘教师。有一位刚从日本留学归国的王国维,因为想急于看到这批珍品,就前去应聘任教。
  王国维夜以继日地研究这批甲骨,写就了《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同时,还将那1000多片甲骨分析归纳,编成专著。但是这本凝聚自己心血的著作,却不能以自己的名字发表,而不得不署上姬佛陀的名字。沽名钓誉的姬佛陀将其定名为《戬寿堂所藏殷虚文字》。

   验证《史记》记载和文字考古的意义
   史学家司马迁,穷毕生精力,写成的历史巨著《史记》。在《史记 . 殷本纪》篇内,他列举了从“微、报丁、报乙、报丙、……帝乙、帝辛”等等30余位先公先王的次序。司马迁写的是离他已有一千几百年前的历史,我们离司马迁的时代又有了2000余年的漫长岁月了,那么,又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司马迁所说的史实是正确的呢?因为,只有考古实物可以证明的历史才能称之为信史,否则,只能是传说。
  终于有了。1917年,当时已年近40的历史学家王国维,对此作出了令人叹服的论证。
  王国维在悉心钻研着甲骨来龙去脉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有两块破碎的甲骨片可以拼缀,碎片一经拼合,奇迹出现了,上面所记载的正是《史记》中所写的商代先公先王的次第。这块甲骨不但验证了《史记 · 殷本纪》的内容,而且还指正了《殷本纪》中“报丁、报乙、报丙”的顺序应当“是报乙、报丙、报丁”。纠正了《史记》中这一小小的瑕疵,同时也无可辩驳地证明了《史记》中的商世系是可靠的。
  事隔16年,也就是到了1933年,有个叫董作宾的学者,又发现了一块碎骨,正好与王国维所拼缀成的甲骨拼合成一整体。这样,进而验证了《史记 · 殷本纪》记载的准确性。如果没有这些甲骨文的实证,《史记》中关于商代的历史记载只能当做历史小说来看了。
        以现有考古资料发现,甲骨文并非商代特有,早在商朝之前就有经存在。甲骨文记录和反映了商朝的政治和经济情况,主要指中国商朝后期(前14~前11世纪)王室用于占卜吉凶记事而在龟甲或兽骨上契刻的文字,内容一般是占卜所问之事或者是所得结果。商灭周兴之后,甲骨文还使用了一段时期,是研究商周时期社会历史的重要资料。甲骨文其形体结构已由独立体趋向合体,而且出现了大量的形声字,已经是一种相当成熟的文字,是中国已知最早的成体系的文字形式。它上承原始刻绘符号,下启青铜铭文,是汉字发展的关键形态,被称为"最早的汉字"。现代汉字即由甲骨文演变而来。

  甲骨的争夺
        甲骨文的认可,引起了史学家的瞩目,也引得了商人的眼红。乘机渔利的古董商们认为“奇货可居”,千方百计隐瞒甲骨的出土地点。当时有一位最早在小屯村收购甲骨的古董商,就故意施放烟幕,说甲骨出土于河南汤阴县,使上当者接踵而去。
  在众多的追踪出土地点的学者中有一位叫罗振玉的金石专家。他深深知道,只有真正找到甲骨出土的确切地点,才能依据第一手资料,鉴别真伪。罗振玉也上过当,亲自到汤阴,结果扑空而归。罗振玉感到商人们之所以保密,无非是贪图钱财,他就花了重金看准了一位古董商,对他进行利诱。1908年,罗振玉终于探悉出了甲骨的出土地点。
  甲骨身价攀升,在小屯村掀起了一股挖掘热潮,大家争先恐后。方圆百里的人也闻讯赶来,搭棚建屋挑灯夜战起来。村里村外、田埂麦场,到处都是挖掘的条条堑壕土坑,大家都想在此大发其财。
        现在,关于自己宅基地和有使用权的土地中发现古代文物、宝物的归属问题曾经多次在网络上引发口水战,一些人认为自家地里发现的文物、宝物就应该归土地所有者所有。但是,我国的土地所有制是公有,而且那些所谓的土地所有者也拿不出土地购买的合法证明,怎么能说土地是你的呢?即使宝物归“土地使用者”所有,那些古代埋藏于地下的“无主物”也应当属于国家和全体民众,不应归属于个人。如果那种主张文物归“土地所有者”所有获胜,我们将用大量纳税人的血汗钱去收购这些文物,我们不会有这么多考古研究的结果;这些被发现的文物、我们的先祖的文明、文化载体只能成为个别人牟利的工具,只能造就几个富翁而已。
  1910年,一个的外国人手捧《圣经》,骑着马来到了小屯村,他就是以传教士身份来中国的加拿大人明义士。不言而喻,他是专为甲骨而来的。他逐步掌握了小屯村出土甲骨的情况,开始立足小屯村大量收购甲骨。到1917年,他总共窃得了5万片甲骨,约占了整个出土甲骨的三分之一。他从中精选出2369块,编著了《殷虚卜辞》一书在上海出版。与此同时,他又撰写了不少有关甲骨的论文。
  1937年,抗战开始,明义士把掠夺来的甲骨分批带回加拿大。由于战争紧迫,他只得先把一万多片甲骨埋在齐鲁大学(今山东大学)校舍内。直到1952年才被我们发现,可惜由于受潮已经腐烂。现在加拿大多伦多博物院藏的6000多片甲骨,它们既是中华民族灿烂文明的结晶,也是明义士这个甲骨大盗的罪证。
走进古代文化之二:甲骨文记忆 - 四如 - 四如
         左为“甲骨文记忆”展厅。右为“甲骨文”拓片。

          甲骨文现代方式研究的推动者和集大成者
走进古代文化之二:甲骨文记忆 - 四如 - 四如
        《甲骨文字研究》 中国现代古文字学家、史学家郭沫若(1892—1978)研究甲骨文的第一本论文集。1982年郭沫若著作编辑委员会将《甲骨文字研究》,1934年出版的《殷契余论》,1972年发表的《安阳新出土的牛胛骨及其刻辞》合为一编,以《甲骨文字研究》为题,作为《郭沫若全集》第一卷,由科学出版社出版。本书的基本内容是对商代甲骨文作文字的考释,也对甲骨材料本身的其他方面作了一些探索。甲骨文发现于1899年,郭沫若进行甲骨文字考释时,学术界对甲骨文的研究才刚刚开始,所能认识的字还不多。作者在书中对甲骨文中的一些文字进行了考释。作者在释字的同时,更着力于对由此字反映的社会史事进行探讨。在对甲骨材料本身的研究方面,有关于甲骨断片的缀合,卜辞残辞互相补足其文义,文字缺刻笔划的举例,甲骨文时代区分的提出等,都是有益甲骨文本身的研究。本书作者是为研究中国古代社会史而从事甲骨文的研究,通过对已识、未识的甲骨文字的阐述,来了解殷代的经济模式、社会形态和意识形态,开创了为探讨古代社会的实际而研究古文字的道路,对后世甲骨文和古文字的研究产生深远的影响。
走进古代文化之二:甲骨文记忆 - 四如 - 四如
         胡厚宣(1911~1995)幼名福林,甲骨学家、史学家。胡厚宣从事甲骨文的研究和教学半个世纪以上,成绩卓著,桃李满天下,撰有论著130多种。诚为一代宗师而受到国内外学者的推崇与敬仰。吴浩坤评价胡厚宣先生说:“甲骨文是国之瑰宝,胡厚宣先生在甲骨学商史研究方面作出了特殊贡献,因而被誉为研究国宝之‘国宝’,当今‘甲骨学研究之第一人’!”
        胡宣厚为郭沬若主编的《甲骨文合集》的编纂工作倾注了全部心血。从1961年开始,胡宣厚正式搜集资料,20多个寒暑期间,他跑遍了中国的各个城市,征集了90个单位和数十位私人收藏的甲骨数据,经过一系列有系统的研究整理,到1983年编印出共收甲骨41,956版,分十三册巨册,体系完备的皇皇巨著《甲骨文合集》。
         甲骨文的研究经过晚清至民国五十年的研究,奠定了基础,真正取得巨大研究成果是在解放后,经过郭沫若在研究领域的开拓,最终为胡厚宣集大成。其间涌现出很多学者和大家,为人们永远景仰。
        传说中民国时代是一个大师辈出的时代,怎么看待这种传说呢?第一,所谓的大师几乎都集中于文学社科,吟风弄月的风雅之士,理科方面的少之又少,所以,对于那时中国的实业、科技贡献极少。第二,所谓的大师都是在某些学科处于荒漠状态时,做了开创性的工作,填补了空白,而真正深入的研究,取得成果几乎都是在新中国建立后。比如,胡厚宣比王国维名气要小得多,难以比肩,但是,在甲骨文的研究的全面、系统和深度上,胡厚宣取得的成果是王国维难以企及的。第三,脱离开考古、文献的研究环境难以取得更多成果,比如头脑糊涂的傅斯年凭着对蒋家王朝的愚忠,甘愿追随蒋氏国民政府窜逃台湾,结果呢,他无法接触到大陆的浓厚学术氛围和最新研究成果,江郎才尽,只能做了一个如同行尸走肉的官僚,钱复也是在以前的成果上裹足不前,难以进步。他们的晚年只能在学术上炒冷饭,无法创新。反之,名气并不如他们的任继愈守着大陆的资源宝库,得天独厚,负责浩繁的二十四史点校的浩大工程及大藏经的编辑、点校,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远超傅、钱的成就,看来,学者也要在政治上做出正确选择,很多浩繁的研究工作没有政府庞大人力、财力的支持是难以完成的。
  评论这张
 
阅读(61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