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如

认真读 潇洒走

 
 
 

日志

 
 

漫步天津之六----津门风情  

2016-06-19 08:09:37|  分类: 津门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二晚,在粤香苑吃完晚饭,几人就信步走到海河边。

        海河是中国华北地区的最大水系,由海河干流和上游的北运河、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南运河五大支流组成。海河的干流又称沽河,五河汇聚成干流,自金钢桥,又行七十余公里,到大沽口入渤海湾。

漫步天津之六----津门风情 - 四如 - 四如
      傍晚,站在狮子林桥上观赏海河景色。
漫步天津之六----津门风情 - 四如 - 四如
        走过狮子林桥,岸边一角就是望海楼教堂。
        望海楼教堂位于狮子林大街西端北侧,以其旧址望海楼而得名,原称圣母得胜堂,建于1859年,是天主教传入天津后建造的第一座教堂。望海楼教堂坐北朝南,正面是呈笔架形的三座塔楼,是欧洲哥特式建筑。该教堂1870年因“天津教案”被烧毁,民间称之为"火烧望海楼"。
        望海楼教堂北面沿海河岸边,有几座法式建筑,在柔和的黄色景观灯的辉映下分外迷人。法式风格建筑屋顶坡度有转折,而且多有精致的老虎窗,造型各异;外墙多用石材装饰;细节处理上运用了法式廊柱、雕花、线条,呈现出浪漫典雅风格。整个建筑多采用对称造型,气势恢宏。我认为,无论古代,还是现代的西式廊柱都不过是希腊廊柱之滥觞。
漫步天津之六----津门风情 - 四如 - 四如
        夜色下的海河流光溢彩,闪耀着金色、红色的微波。左下是被称为“天津眼”的摩天轮,右下是势如卧虹的“金刚桥”。海河给这座美丽的城市增添了灵性,夹河而建的高楼大厦使得走在海河岸边如同行走在河谷中,走在岸边,吹着略带水腥味的河风,无比舒畅。天津的海河景色比起上海外滩绝不逊色,而且更具人情味,让人感到更加亲切。上海的外滩远远地就看到黑压压的人群簇拥在黄浦江的观光大堤上,走在大堤上到处是流动的人群,虽然江面宽阔,却给人以空间局促的感觉,人们都在为争取自己的一席之地而努力:拍照,只有前面趴在栏杆上的人走开,你才可以补进那个缺口,赶紧拍照;坐下小憩,台阶上、花坛边都坐满了人,如果没有人站起离开,你就只能等。你的动作必须敏捷,动作稍慢,拍照的位置、坐下的位置转眼间就会被占据。在那里感觉不是休闲,而是为了争取空间的战斗。生活在这样环境下的居民才会善于螺蛳壳里做道场,环境决定了他们细腻和精于盘算的性格。而在海河岸边,青年人在慢跑,儿童玩着滑板,老人们带着孙辈悠闲地走走停停,人们放松、随意。无论是拍照,还是坐下休息,有的是空间,无需等待,也没有人会妨碍你,所以,天津人才会那么洒脱,那么哏儿。
        走回酒店,去一家商店买点东西,服务员催促大家赶紧结账,刚刚九点钟就要打烊了,走回到古文化街,街口已经拉起了围栏,街里面灯火全息,漆黑一片,不见一人。如果在岭南地区,这个时间,人们刚刚开始夜生活,这就是南北方巨大的差异。
        中国的差异就是那么大,没办法。近日新闻报道:沃尔玛在烟台连关两家店,业内人士分析主要原因是沃尔玛换了中国区总裁后强推集权式集中采购,为了降低采购成本、减少库存,无论南北都是采购同样的商品,但是,中国南北方消费者生活、消费习惯差异极大,北方的消费者不接受一些南方的商品,反之亦然。中国人南北消费、生活习惯差异是无法消弭的,我认为,这也正是其魅力所在,如果中国也像美国一样,走到哪里都是外观差不多的房屋建筑,连街景都差不多,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似曾相识之感,那么,何必出去旅游?美国总裁无视中国人的消费习惯,强推普世,结果呢?中国的消费者用“特色”教训了“普世”,中国的市场还是中国的消费者说了算。
        我喜欢差异。差异中蕴含着特色和美。
        第二天早晨,在老永胜吃完早餐,就打车去了五大道。
        五大道在天津中心城区的南部,东、西向并列着以中国西南地名重庆、大理、常德﹑睦南及马场为名的五条街道。天津人把它称作"五大道"。这片区域拥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建成的具有英、意、法、德等不同建筑风格的花园式洋房,因此,被称为万国建筑博览苑。
         “五大道”是天津人对那里特有的称呼,这是一片原英租界的住宅区,那些最早的小洋楼住宅,多为开辟租界的洋人们居住。此前的五大道地区还是一片水洼苇荡。进入20世纪后,由于时势变化,天津在中国的位置变得极为特殊与重要。一方面社会与朝政更迭变幻,租界成了一个特殊的避风港;另一方面天津得地理,交通与海关之利,充满了商机。各种要人、失意政客及富人涌入津门。五大道地处英租界的黄金地段,人们便相争置地建房,毗邻而居,于是,这一带就成了天津名符其实的富人区。若论中国近代城市所拥有的富人区的规模,天津当属第一。
        到了那里,我们看了一下有观光马车,也有电动车、自行车出租,观光马车固然舒服,但是,不能随意变更路线和停留,这一片区域原本不大,不会很累,于是,我们就租了四辆自行车。出租自行车的商家很殷勤,还奉送了"五大道旅游图"一张。
漫步天津之六----津门风情 - 四如 - 四如
          骑着自行车,边行边看。骑了不远,便与高路和李伟走散了。我和连果按着我自以为正确的路线前行,没多久就发现找不到图上的路线了。天津的路与北京大大的不同,几乎找不到正南正北的,全都是斜的,我虽然来天津不少于十次,但是,总是记不住天津的路。没办法,只好停车问路,路边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姐热情地给我们指出了回五大道的路。

        我最喜欢天津人挂在嘴边的您老(老,发的轻声),不虚伪、不造作,听着随意、亲切。

        天津这十几年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不再是过去那样的灰头土脸的旧貌,到处都是漂亮的高楼大厦,马路两侧变得整洁,而且似乎人的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更加热情和开朗,不像南京人总是走不出废都的阴影。

漫步天津之六----津门风情 - 四如 - 四如
       那些民国名人旧居都没有很明显的牌匾标示,我俩只能懵懂地看,看到哪座建筑漂亮,就停车拍照。

       那几个街区的建筑都带有那个时代的特色,很有特点,我喜欢观察那些建筑及其附属的院墙、绿篱的细部特点,铁艺的栏杆,漂亮的柱头和各式柱头灯,缠绕在栏杆上的绿油油的藤蔓植物和怒放的满天星,多立克、爱奥尼、科林斯式等等希腊特色的廊柱。真是美不胜收!

       民国时代,由于民国公知们的鼓吹,人们形成了一种鄙视中医,鄙视中国建筑的风潮,各地很多名人和富商也搞了一些模仿的西式建筑,但多是东施效颦,芜杂可哂。比如电视节目中多次介绍的旅外富商们在广东开平建的很多不中不西的碉楼,节目主持人极尽赞美之辞,我却认为很丑陋。

        公知们总是偏执和激进的,梁启超对于西学极为迷信,他百般诋毁中医,对西医狂热的迷信。他因为严重的肾病去协和医院就医,但是却被他所迷信的西医打脸,被错割了一只好肾,坏肾反而留下了,损失很惨痛,他竟然能够隐忍不言,值得称赞的不是他不肯向公众承认西医治坏了他的肾病,而是,他没有做医闹。而这次事故却导致了他的夭寿。

        我觉得,五大道的小洋楼和上海外滩的大厦再美,也是殖民地的遗存,是那个时代的疮疤和耻辱,而不是什么城市的骄傲。

        关于租界,网络上讨论的文章不少,也有一些公知们似是而非的介绍,高晓松在《晓说》中把租界吹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似乎中国的现代文明全都要仰赖租界的出现。中国人对于租界的反感、反对都被公知们说成是中国人很不懂人事、不识好歹。按照他们的说法:人家(西方列强)就是想和中国做生意,没别的意思。

       有那么简单吗?

       就中国与西方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择其要言之:

       1. 协定关税(列强向中国进出口货物缴纳的税款,中国须同列强商定)中国丧失了关税自主权,列强通过不平等条约压低关税,进口货物的税率定为5% 中国成为世界上最低税率的国家之一(其他低税率国家基本都是列强的殖民地),海关从此也失去了保护本国工农业生产的作用,便利了列强资本在中国倾销商品和掠夺原料 。不要说家庭生产的产品,即使略具规模的工坊也无法与大工业生产的廉价产品竞争,自此,晚清发展起来的中国的手工业、纺织业等几乎被摧毁殆尽,中国市场完全成为西方国家过剩商品倾销的地方。说是协定,实际上完全是列强一方说了算,对于孱弱的中国经济没有任何的保护期措施。

        2. 领事裁判权,外国侨民在中国犯刑事罪时,由各国领事根据其国内法律处理,中国的司法权遭到破坏,外国人可在中国为非作歹,中国的洋教徒也狗仗人势,使得晚清以来出现很多教案。

        租界可征收地税或码头税,等等。这个租地章程颁布后,租界内成立了工部局。工部局组织巡捕,并以巡捕捐的名义向中国人抽税,还擅自审理中国人的民事、刑事案件。这样一来,租界俨然成为中国境内的国中之国,工部局即成为这个国中之国的政府。在华的外国人完全置于中国法律体系之外,置于中国司法审判权之外了。

        高晓松之流大肆宣扬租界给中国带来的近代文明和经济发展,其实,这些好处仅限于租界,而给中国和中国人带来的损害则是非常巨大的,租界给中国带来的只有屈辱。

        天津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呢?现在评论一个城市的性格很难,因为随着工业化、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人口流动性越来越大,有一个统计数据,是否准确不可知,姑妄听之吧。几个大城市中本地人口占比:北京人在北京城市总人口中仅有11%,是本地人占比最低的城市,是中国最大的移民城市;上海本地人占总人口35%;天津本地人占总人口45%;重庆本地人占总人口65%

        本地人占总人口的比例说明了这个城市的政治、文化、经济发展水平。北京是首都,人口的构成与政权的更迭有很大关系,朱明王朝定都北京,迁入了大量江淮地区的人口,满清建都北京,于是大量满洲八旗军民住进了北京,而随之而来的还有大量的行政人员、学者等社会精英,所以,北京的本地人口占比是各大城市中最低的。一般人印象中,大栅栏以西的椿树街道应该是老北京最多的地方吧?那只是想当然,您去那里看看吧,那里的很多平房都已经出租给外地人了,随着旧城区的拆迁改造,真正的老北京可能在不久之后在老城区消失。

         介你嘛怎么扯了这么远,有点意识流了。

         天津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去天津办事,归途中被一个天津交警拦下,交警说:

        “你们左转为什么不打转向灯?

        司机愕然,上车一试,果然左转向灯不亮。交警说:我不罚你,我岗亭办公桌的抽屉里有一个捡到的转向灯,不知能不能用。你换上,如果亮了,你就可以走了;不亮,你必须修好才可以走。

        司机赶忙去岗亭取回转向灯,安装好一试,还好,亮了!

        那位交警挥挥手,放行了,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但是,至今记忆犹新。这就是天津乐于助人的民风! 那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交警,在天津遇到的。

        我相信每个城市都有高素质的教授、专家、医生、学者、教师、官员、科技人员...  ...,但是,这些人每个城市都有,没有可比性,没有差异。比较选取的应该是有代表性的、人数最多的一般居民,当然,天津至今也仍有那种过去传承过来的混混儿,可是这些人哪个城市没有呢?北京叫老炮,岭南地区叫烂仔,上海叫瘪三的,都有其专有名称。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天津人的整体素质比十几年前有了比较大的提高。

        在外地人面前,每一个人都代表了自己的城市。破坏一个城市的印象往往就是一个人的不道德行为,记得八十年代我去桂林,从酒店到榕湖我不知怎么乘车,就去问路,一个细细瘦瘦戴眼镜的小男孩给我非常认真的指了路,还反复叮嘱哪一站下车,让我记住买四分钱的车票就可以了,千万不要买五分钱的车票(那时公交车票极便宜)。我很受感动,觉得桂林人文明、热情,而且很友善。2000年我又去桂林,买水果,被小贩狠狠地斩了一刀,我回到酒店问前台服务员,服务员告诉我:我买的水果不是进口水果,就产于广西灵山那边,小贩起码多收了比本地人高两倍的价钱。这件事完全破坏了我对桂林这个城市的印象。

        建立好的印象需要很多努力,但是,要破坏它,似乎极容易,分分钟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